彪马和阿迪达斯的关系(彪马与阿迪的爱恨情仇)

如果黑措根奥拉赫的河水逆流而上,如果来自达斯勒家族的鲁道夫与阿道夫没有反目成仇,如果彪马与阿迪达斯双剑合璧,那么一切将会如何呢。

可惜,在当年的战俘营里,留给鲁道夫的心结再也无法被解开。

他回到小镇后在与阿迪达斯隔岸相距500米的地方开了一家名为Puma的运动鞋公司,誓要将弟弟的工厂踩在脚下。

这个同样出身于德国,曾经与耐克阿迪比肩的运动品牌究竟有着一段怎样的故事?触摸品质,发现未来,请立即观看十万个品牌故事之《Puma:forever fast》

彪马和阿迪达斯的关系(彪马与阿迪的爱恨情仇) 第2张

正所谓兄弟同心,齐力断金。

但兄弟之间彼此反目,誓要争个你死我活的故事,我们也听了太多。

来自德国的阿迪达斯与彪马,就有着这样的一段渊源。

如果你去过德国巴伐利亚州的黑措根奥拉赫,就会发现这个仅有两万人口的小镇,被一条河流一分为二。

在这个小镇的南北两端,阿迪达斯的创始人阿道夫和彪马的创始人鲁道夫就静静地沉睡在那片土地之下。

彪马和阿迪达斯的关系(彪马与阿迪的爱恨情仇) 第4张

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这个小镇上的陌上人彼此相遇时,第一件事不是简单地聊一下今天的天气,而是先低头观察一下对方脚下的运动鞋,阿迪达斯和彪马的分庭抗礼把小镇居民的所属阵营划分的更加分明,就连他们的两只足球队,也都成为了不同品牌的代言人。

因为父亲是鞋匠,所以鲁道夫与阿道夫都理所应当地继承起了父亲的事业。

哥哥鲁道夫善于营销,弟弟阿道夫则精于手艺,他们彼此合作经营了一家名为达斯勒的运动鞋工厂,在第一双跑鞋问世后,达斯勒兄弟的名声,也快速传出了这个小镇。

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本来应该是达斯勒运动鞋功成名就的最好机会,但是当希特勒宣布所有德国运动员都将统一着装的时候,也意味着达斯勒受邀专门为德国田径队运动员准备的鞋子将无法登场。

彪马和阿迪达斯的关系(彪马与阿迪的爱恨情仇) 第6张

为了在全世界运动员和观众面前展现自己的作品,阿道夫带着他的钉鞋叩响了美国田径运动员杰西_欧文斯的房门。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为美国黑人运动员提供赞助的回报,欧文斯在那届奥运会独揽四金,他脚下的达斯勒跑鞋,也成为了世界各地体育爱好者们关注的焦点。

眼看着达斯勒即将跻身世界知名品牌,二战的爆发却打乱了这一切,工厂停产,兄弟二人奔赴前线,在精于技术的阿道夫被召回工厂进行紧急生产的时候,鲁道夫则继续留在了部队为纳粹服务。

后来,盟军的飞机掠过黑措根奥拉赫的上空,阿道夫成了战俘,不久后,鲁道夫也被抓了回来。

彪马和阿迪达斯的关系(彪马与阿迪的爱恨情仇) 第8张

因为此前帮助美国运动员夺金,阿道夫被释放回家,但鲁道夫则没有那么走运,因为纳粹经历,他在战俘营饱受折磨。

他听闻是阿道夫为了得到工厂出卖了他的行踪和过去,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在那种情况下,过往的种种不和涌上心头,仇恨就此生根发芽。

一年之后,鲁道夫走出战俘营,回到工厂后再也无法与阿道夫合作。

在工厂门口,双方割袍断义,工人们都选择了站在阿道夫这边,而大部分销售,这选择了口齿伶俐的鲁道夫。

1947年,鲁道夫创立了新公司“Rudy”,后改名为Puma,在弟弟阿道夫于1949年注册阿迪达斯之后,两兄弟的明争暗斗也正式拉开了帷幕。

彪马和阿迪达斯的关系(彪马与阿迪的爱恨情仇) 第10张

往后的四十年里,阿迪达斯和彪马都将足球看成了兵家必争之地。

在彪马创立的元年,与其一起诞生的还有初代足球鞋“Atom”。

后来经过改进,彪马于1952年推出带旋转钉的super Atom,成为了当时的绝对爆款。

那个赛季的德国联赛,这款鞋子成为众多顶尖球员的一致选择。

当七位来自德甲凯泽斯劳滕的球员穿着这双球鞋赢得联盟杯赛时,彪马的风头一时完全盖过了阿迪达斯。

彪马和阿迪达斯的关系(彪马与阿迪的爱恨情仇) 第12张

1954年,不甘人下的阿道夫借哥哥与西德国队主教练发生矛盾时上位,阿迪达斯成为西德足球队的官方赞助商。

也许这就是天命所赐,那届世界杯决赛,德国以弱胜强,打垮不可一世的匈牙利,上演了被后人歌颂过无数次的伯尔尼奇迹。

而借着这一历史性的时刻,阿迪达斯也崭露头角,给了彪马一记重拳。

作为反击,彪马找来了埃德森-阿兰特斯-多-纳西门托。

1958年瑞典世界杯,年仅17岁的小将独中六元,作为冠军队伍的核心捧起了大力神杯。

这个年轻人,后来人们更习惯叫他贝利,在全世界随着桑巴舞尽情摇摆的同时,彪马也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彪马和阿迪达斯的关系(彪马与阿迪的爱恨情仇) 第14张

此后的彪马,在足球领域一发不可收拾,1962年世界杯上,巴西队再次夺冠,脚踩彪马的贝利获得世界杯最佳球员称号,彪马也成为了无可争议的足球领域第一巨头。

1967年,德国著名漫画家Lutz Backes为彪马设计了如今深入人心的美洲豹形象。

70年代后,追求速度的彪马也迎来了自己最为辉煌的时期。

除了标志性“跑道”鞋面的设计之外,King系列足球鞋的诞生在彪马历史上更是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球王贝利继续披荆斩棘,巴萨教父克鲁伊夫为其代言,彪马几乎将所有的竞争对手都甩在了身后。

彪马和阿迪达斯的关系(彪马与阿迪的爱恨情仇) 第16张

借助足球场上的成功,彪马顺势在其它产业上发力,与阿迪达斯一起成为了20世纪七八十年代嘻哈文化的代表。

后来,马拉多纳在两届世界杯上如有神助的表现再次让人们记住了他脚上的“跑道”标记。

1986年,彪马加入慕尼黑与法兰克福的证券交易所,不过上市也并非总是好事。

因为多年来两家兄弟公司间的内耗,他们的继承人都没能在父亲去世后,保住自己的家族企业。

彪马和阿迪达斯的关系(彪马与阿迪的爱恨情仇) 第18张

1989年,阿迪达斯被法国人伯纳德_塔皮收购,如今阿迪达斯的投资者众多,且无人持股份额超过5%。

反观彪马,它也于1989年被卖给一家瑞士公司,几经辗转后,彪马在2007年再次易主法国云开集团。如今这两大运动领域巨头,已再无达斯勒家族的影子。

虽然在足球鞋领域,彪马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但是当潮流来袭,人们在追求性能时更加注重时尚感,彪马则在与nike和阿迪达斯的竞争中完全处于下风。

没有了鲁道夫的敏锐嗅觉,彪马显得迟钝了不少,它们的产品总是落后于同行,以至于一度被摆放在商场的廉价货柜上。

彪马和阿迪达斯的关系(彪马与阿迪的爱恨情仇) 第20张

1993年,彪马负债达2.5亿美元,濒临破产。

在接连两款应用了R-system和Trinomic新技术的跑鞋都未能获得市场关注后,Puma一度遭遇了King系列后再无旗舰产品的尴尬期。

1996年,彪马推出了名为Puma cell的“蜂窝式鞋底”科技,这一定程度上直接挽救了集团的营业额。

靠着放手一搏的签约代言和跑鞋上的“飞碟”包裹技术,彪马再次回到了人们的视野。

并在此后的八年里实现了盈利翻倍的奇迹。

彪马和阿迪达斯的关系(彪马与阿迪的爱恨情仇) 第22张

上个世纪阿迪达斯的创始人阿道夫_达斯勒曾表示自己的鞋子是世界第一,对此言论,鲁道夫派人寄去了恐吓信,警示弟弟话不要说的太满。

可如今时过境迁,耐克阿迪独领风骚,彪马因为在休闲领域过于迟缓的市场嗅觉和专业领域的慢动作,已经与第一梯队拉开了难以逾越的身位。

2013年,彪马净利润暴跌33.7%,一度要被云开集团卖掉。

为了拯救岌岌可危的品牌,彪马聘请了蕾哈娜担任品牌全球大使,希望借助明星效应,能吸引更多的消费者。

彪马和阿迪达斯的关系(彪马与阿迪的爱恨情仇) 第24张

在这一策略下,彪马的营业额持续上升。

2017年上半年,彪马营收提升了16%,在博尔特退役后,彪马加注足球领域,成为AC米兰的赞助商,再加上阿森纳、多特蒙德和意大利国家队,彪马手握的国际资源依旧不可小觑。

不过尽管如此,法国云开集团仍然因为旗下奢饰品领域的高利润,希望出手这家德国运动品牌,此消息放出后,中国安踏成为众多候选人中呼声最大的下家。

过去十年间,彪马的市值几乎原地踏步,而安踏已是前者的两倍。在与今年NBA选秀状元艾顿完成签约后,彪马宣告了自己要登录NBA的决心。

在前有阿迪耐克把手一线大门,二线队伍中又不乏安德玛这样强力竞争者的情况下,美洲豹究竟能否突出重围,一切都交给时间来见分晓。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83883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文章链接:https://www.asd188.cn/664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